|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You already know Dokkio is an AI-powered assistant to organize & manage your digital files & messages. Very soon, Dokkio will support Outlook as well as One Drive. Check it out today!

View
 

12

This version was saved 1 year, 7 months ago View current version     Page history
Saved by 謝喜如
on December 11, 2022 at 5:41:12 pm
 

一樹:

 

華語在日本大學:

日本大學裡的中國語學科,不僅是學中文,還有注重其他方向,主要有三個方向

外國語(中國語的學習)

中國研究(政治、經濟、國際關係、區域研究)

漢學(古漢語、日本常說漢文)

 

中國語學科的數量方面,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因為有些學科,

例如,國際文化學科等名稱的學科也可以學中文(不是通識課程的中文),

可是又和中國語學科性質不一樣。

 

【補充和問題】

中間談到「華語地圖」的議題,目前日本大學的華語地圖應該可以說,

大部分的學校都與中國合作,或者說使用中國普通話和漢語拼音體系的教材和老師。

中文考試也是如此,大部分的學習者去考HSK。

 

孔子學院在日本的存在感和影響力也仍然很大,台灣華語用何種方式的話,

可以進到華語地圖裡面?是對外推廣機構的問題嗎?還是有其他方法?

2012年,台灣在日本設立台灣教育中心,可是它的主要目的是對日本推廣台灣的高等教育(招收留學生),不是推廣華語。所以真正意思上,還是沒有所謂對外推廣機構?

 

==============================================================

 

 

a12 加拿大原住民語言教育概況  心得

a12 加拿大原住民語言教育概況 心得.docx

 

謝喜如

 

摘要

此篇文章一開始指出語言的使用是為了溝通的功能。然而在使用語言的過程中會產生混雜語(pidgin)以及語言學習(language learning)的兩種現象,而這兩種現象會因為語言的權力位階(hierarchy)使語言被分化為高階語言(High Language,HL) 以及低階語言(Low Language, LH) (Wright, 2004: 101-117)。通常位於低階的語言會成為弱勢語言或是少數族群的語言,換言之也就是比較不被繼續學習的語言。

 

加拿大政府面對上述現象,以公權力的介入促使弱勢語言繼續被學習,其方式從三方面著手如下:

 

1.  原住民語言權力

1).  原住民語言享有英語、法語平等地位與權利。

2).  原住民文件以原住民語言發行和廣播。

3).  地區政府提供原住民語言服務。

4).  對於有能力使用原住民語言的人,給予如同英語法語同等聘用基礎

 

2.  教育制度

1).  政府

2).  教會

3).  學校

4).  社區協會  加拿大原住民語言與文學發展協會 Canadian Indigenous Languages and Literacy Development Institute(CILLDI)

以上四單位協力合作針對原住民語言教育的提升與語言復振,家庭教育的參與在語言復振和語言教學工作上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尤其是祖父級的成員。

 

3.  課程改革

成立耆老顧問團。課程內容接近生活使用。與大學合作。

 

4.  未來規劃

語言復振結合文化復振,過過展演紀實攝影也進行語料紀錄,進而運用在學校教育與傳播媒體上。

 

反思與提問

 

閱讀此篇文章可以感受到加拿大政府為復振原住民母語從教育著手與社區團體合作,也從瞭解社會脈絡著手以規劃符應當代多元社會的需求。

 

台灣的原住民語言與加拿大原住民語都經歷了殖民政府曾經高壓的單語主義,加拿大與台灣原住民人口都不到該國人口百分之二。加拿大政府對於原住民教育已經努力有25年之久,台灣剛起步幾年。

 

我個人看到有一點是台灣目前面對原住民語言的困難之一,也冀望日後有人可以提供解決方案:

 

台灣的原住民語言不是單一語言,而是一族群就有一種語言。面對族群多元化,又其族語母語人口逐年降低的情況下,台灣政府是否改思考以語言分析對比的角度,為原住民語言求同存異產出一套原住民共同語言? 這需要借助語言學家對這些眾多原住民語言進行語音語義比對並未其立下文字符號,若此提案可行,那麼原住民在面對自己語母漸漸凋零的情況下,是否可以考慮接受原住民共同語言?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